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

——中国科学院办院方针

北京赛车 > 学者风采

线粒体密码探寻者——记中科院“青年学习标兵”宋默识

2020-05-08 中国科学报 徐竞然 陈欢欢
【字体:

语音播报

宋默识,博士阶段在实验室。

  很小,但非常重要。不仅是细胞内的“流动发电站”,还影响着人体的健康与衰老——线粒体中藏着生物体的诸多奥秘,那是另一个同样广袤,但尚不为人所知的宇宙,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膜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宋默识掀开了其中的一角。

  2015年,她首次阐明了线粒体质量控制在心脏代谢成熟和稳态维持等方面的作用机制;2017年至今,她又发现了心脏疾病和衰老的一系列线粒体相关干预靶点,为从线粒体角度出发干预并治疗心脏疾病和衰老提供了全新的科学思路和理论支撑。

  宋默识与线粒体的故事,才刚刚展开。近日,她被评为2019年度中国科学院“青年学习标兵”。

  结缘生物研究

  选择生物几乎是一种直觉。高考报志愿时,宋默识在志愿专业一栏全填了生物,而后进入北京林业大学修读生物学,开始了自己的生物学之路。她想要从事立足于人类身体健康的疾病病理研究。

  本科毕业后,宋默识踏上了海外求学的旅程。从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到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再到斯坦福大学,得益于硕、博、博后阶段的实验室学习,在接触过病毒学、人体生理学、肿瘤学等多个方向后,宋默识选定了线粒体与心脏作为研究主题。

  在宋默识看来,“先选定感兴趣的方向,然后选择一个和自己脾性相合的导师,对一个研究生非常重要”。

  宋默识喜欢做实验。第一次成功分化的心肌细胞开始跳动,让她觉得“特别酷”,兴奋地“拖来”导师炫耀;给妈妈发细胞跳动的视频,和她分享自己的成就感。在研究生阶段,宋默识常身兼多个课题,时常在实验室待到后半夜,即使已经很晚了,只要发现实验结果不好,立马重做。

  科研之路总有不顺利时,有的实验甚至做了40多遍才得出理想的结果。“不断积累优化,总能做出来的。”直到现在,宋默识还很享受那种窥到生命奥秘的快乐与满足。

  “实验印证假设,对了,开心!不对,也开心!因为这背后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故事在等着我去把它勾勒出来。”宋默识说。

  想要收获一种“值得”的科研生涯

  在海外从事研究时,宋默识就曾收获不少业界的肯定:《循环研究》杂志年度最佳论文奖、美国心脏协会博士生奖学金、国际心脏病研究会北美分会年会优秀青年研究学者奖……

  让宋默识觉得意义最重大的有两项,一项是中国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因为“那是来自祖国的肯定和认可”。另一项则是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Barbara Jakschik Award奖,她是获得此奖的第一位中国留学生。

  心血管疾病是人类健康的第一大杀手,全球平均每分钟就有30余人因心血管疾病失去生命。心血管疾病也是目前中国的第一大疾病,据推算,中国心血管病现患人数超2.9亿,死亡率居各类疾病之首,占居民疾病死亡构成的40%以上。

  宋默识所从事的“线粒体调控心脏疾病和衰老的机制”研究,正是通过解析心血管疾病的细胞分子机制,分析线粒体如何参与心脏能量代谢、氧化应激、细胞命运决定等过程,调控心脏疾病与衰老,进而为心肌病、心肌梗死等心血管疾病的临床防治提供重要的理论支撑。

  2018年来到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后,宋默识被同事们的研究理念打动,“许多老师的研究不只是理论的创新与突破。他们不仅通过实验证明了某个科学假说,还想在实际应用中解决一些关乎国计民生的重要问题”。

  这影响了宋默识。“希望可以缩短自己的基础科研与潜在的临床应用之间的距离。如果我的某项发现将来可以在临床中发挥一些直接作用,切实地帮助到一群人,我会觉得自己的科研生涯更有意义,是值得的。”她说。

  学而不厌 诲人不倦

  宋默识的名字出自《论语·述而》中的“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与她的人生经历相呼应。

  初到瑞典,宋默识就遇上了难啃的基础医学课程,肿瘤、神经、心血管、免疫……每两周一个主题,随讲随测,每个主题都能打印出10厘米厚的课件。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历来秉持严进严出原则,若成绩不佳还有被退学的风险。宋默识开玩笑说,那时“早上五点一个巴掌把自己扇起来学习”。

  虽艰难辛苦但也磨炼意志,最终宋默识在这门课上取得了优秀的成绩。一路走来,宋默识笑言:“很享受拼命努力的时候,但该玩的时候也没忘了玩。”

  平日里拼命做实验,周末的晚上和朋友们不时攒个牌局;看动漫学会了日语,做了两年多的字幕组翻译,即使在瑞典读研课业负担最重的时间里也没耽误;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每一点时间……在宋默识看来,“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节奏”。

  自两年前开始带学生后,这位现今32岁的年轻博导有了沉甸甸的责任感。

  她把实验室的每个人都当成将来以科研为生的人培养,希望“每个学生都能真的学到一些东西再出去”:每周一次组会、一次文献阅读,每两周一轮一对一深入交流,该放手时给予学生发挥的机会,学生有困难时及时出现,全面锻炼学生文献搜集、课题设计、实验操作、英语写作和交流的能力。

  宋默识常对学生们说,“有问题,随时来找我”。科研的快乐,她希望更多人发现。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20-05-08 第1版 要闻)
打印 责任编辑:侯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邮箱:casweb@cashq.ac.cn

  • 北京赛车彩票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加拿大28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开奖 江苏快3走势 安徽快3